法老王宝石

来源:万达平台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7-10 22:24:27

冷若冰从游泳馆辞职帮母亲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与她在同一个院子里长大的李强突然找来。原来,李强和一位太原人在呼市兴安北路开了一家迪厅,因为人手不够,希望她能前去帮忙,冷若冰到迪厅做歌手并领舞。

按迪厅的工作制度,歌手工资为400元,领舞的工资为800元,李强唯独为她开2000多元工资。而且每次开工资时,李强都是将她一人叫到后屋,给她1200元的歌手和领舞员工资之外,再悄悄地塞给她一些钱,并说那是奖金。

冷若冰说,李强平时也挺呵护她,常常领她到商场买衣服。有时李强的同学请吃饭,李强也要把饭菜打包骑摩托车送回给她吃,然后再返回与同学共进晚餐,有时也顺便带上她一起去赴宴。

2001年的一天,李强去了包头奶奶家,也就是那天,冷若冰平静的生活再次被搅乱。冷若冰幽幽地说:“山中无老虎,猴子成霸王。因李强不在家,与李强合伙的太原人开始起哄。那天晚上我正在包厢内睡觉,太原人砰的一声踹开我的房门,扑到我身上想强奸我。闻声而来的保安上前把太原人从我身上拉下。第二天,李强从包头返回呼市听了这件事,很是恼火,对太原人说‘连我妹妹你都敢欺负,你还想活不想活?’吵架过程中,太原人提出散伙。李强一气之下,取下墙上挂着的一把剑(跳舞的饰物)向太原人直刺过去,剑直直地穿透太原人的肚子。第四天太原人死了,李强畏罪潜逃。”

逃跑半年后的一天,李强突然给冷若冰打电话,表示准备去冷若冰家。此时李强的周围,警方早已布下耳目,他的一举一动警方都一清二楚。当李强打出租车来到冷若冰家时,民警已将冷若冰家团团包围。

面对警方包围圈,李强拿起长条刀想自杀。冷若冰说:“你别自杀,你把刀刃对着我假装是绑架我,咱们逃跑。”但李强不听,冷若冰上前抓住长条刀对着自己的脖子,领着李强出了家门。李强见到警察慌忙中想抽刀自杀,刀尖划破冷若冰的下颏,民警以为李强杀死一个还想再杀一个,击毙了李强。李强死后冷若冰哭了三天,因为在冷若冰最困难时,李强帮助她,像对待妹妹一样。

冷若冰说,李强死于2001年9月下旬,她从来没见过死人,偏偏自己喜欢的大哥哥死在面前,她感觉对不起李强。但更悔恨的是,李强死后两个半月,很多朋友对冷若冰说出了李强曾深爱着冷若冰,并想娶她为妻。此时的冷若冰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世界上最爱她的那个人已为她去了,她也想一死了之。

李强死了,冷若冰的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死后才知李强在偷偷地爱着自己,她万般痛苦。回想李强照顾自己的情景怎能不说是爱?她越想越悔恨,悔恨自己在李强死前没有好好地爱李强,只是叫一声大哥拉拉手而已,没有更深层次的爱。

当冷若冰想到李强胳膊上刺有一束玫瑰时,她便在自己右臂上刺了一束玫瑰,且在玫瑰的花骨朵上方刺了一个小小的“情”字,表示对李强情有独钟,把李强当作自己真正的老公,发誓今生今世不再嫁人。

冷若冰想到自己的这段经历简直如同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就又在自己胸前右上侧刺了一只蝴蝶,而在自己左臂上刺了半只蝴蝶。冷若冰说,这半只蝴蝶象征着他们如同梁山伯与祝英台那样不能蝴蝶双双飞舞。

李强死了,冷若冰心中时时默念他。思念、悔恨、痛苦、寂寞、孤独等各种复杂的心情,简直要把她吞噬。她真想一死了之。“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将替他死去,让他好好活着。我根本就不知他在爱我,我若知道的话,我会好好地爱他……”说到这儿,冷若冰哭了。

为了忘却这段感情,冷若冰再次开始吸毒,以此来麻醉自己,忘却自己也忘却李强对自己的爱。但是吸毒需要巨大的资金,有时一天可高达1000元人民币。冷若冰吸毒时常常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怪自己就是因为李强,我觉得这个责任我一辈子也逃不脱,所以我要大量吸毒麻醉自己。反正醉了什么也不知道了。”冷若冰说:“我甚至请过大仙,让大仙算算李强是否怪罪我,但得到的回答却是‘想你’两字。”

2002年底,冷若冰的朋友之母需要做手术,听说每个手术大夫都收红包,冷若冰的朋友与其商量事先将手术大夫请出来吃一顿饭,请他做手术多帮忙。朋友在与那名著名手术大夫吃饭时,顺便也带上了冷若冰。

饭桌上,冷若冰及其朋友向手术大夫表明意思之后,手术大夫总是向冷若冰这边瞄,冷若冰不敢再劝酒。饭后,那位手术大夫要去了冷若冰的小灵通号码。饭后三天,手术大夫以聊天为借口约冷若冰到一个茶社喝茶。冷若冰对手术大夫很是反感,不但拒绝了他的邀请,还说:“我的小灵通快停机了,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了。”

几天后,冷若冰的小灵通停机了,但刚停机两个小时后,小灵通突然响了,是那位手术大夫打过来的:“你小灵通没费了,我刚给你交上。现在有时间吗?出来坐坐。”那位手术大夫又约冷若冰去那家茶社。但冷若冰因为去商场购物,竟然把约会的事给忘了。那位手术大夫在茶社整整等了11个小时,当天晚上,冷若冰想起去茶社的事便赶了过去,发现那名手术大夫竟在等待中睡着了。冷若冰叫醒手术大夫,他给了她13000元钱表示友好。

与手术大夫相识一个月后的一天,手术大夫突然给冷若冰打电话问她会不会开车,并将她约到新华大街。手术大夫不由分说领她到银行取出一大笔钱,给她买了一辆哈飞赛马轿车。因冷若冰不会开车,雇了一位司机将车开回家中。冷若冰在家附近的大院空场上练习了三天,学会驾驶。买车后,手术大夫单独在其单位附近为冷若冰租了房。从此,冷若冰住进这个新家。手术大夫常来光顾,但冷若冰并不常在,她明白大夫的意图,有意躲避。

因冷若冰不喜欢手术大夫为其买的轿车,手术大夫就又为其买了辆快乐王子小轿车。小车买到手,冷若冰刚开不到两个月就丢了。大夫并没怪罪她,为表示对大夫的感谢,那一夜,冷若冰也就违心地将自己交了出去。从此手术大夫更频繁地给她钱,她也成了手术大夫的“二奶”。

大夫每次至少给她5000元钱,最多达30000元钱。因为大夫给人做手术经常收红包,不在乎钱多钱少。即使冷若冰不在这个房间居住,大夫也将钱放在一个特定的位置。冷若冰来到房间取钱,不是干别的而是买毒品吸食。

大夫每天都想见到冷若冰,可大夫找冷若冰十次只有一次能找到,有时冷若冰明明在那个房间,听到大夫开门声音就有意藏在床底下,大夫以为她不在就丧气地锁门走了,冷若冰则翻上床睡觉。

当大夫发现自己给冷若冰的钱都让她吸毒了,就劝她不要吸食。冷若冰不听劝阻也不想与大夫做那种事情。大夫开上车带着她去买毒品,回到住所看见冷若冰笑了,大夫说:“真是千金难买你一笑。”冷若冰此时也就同意与大夫做那种事了。

2004年底,大夫与冷若冰因吸毒问题吵嘴一走了之,去了北京一家著名医院。

冷若冰与大夫邂逅后,不想做大夫的“二奶”,便开始想怎么才能从别的渠道弄到毒资。正巧这时,冷若冰遇到一位“神刀”。“神刀”便把绝活教给了她。

冷若冰学会“嘴里飞刀”功夫后,便常常去高级酒店等人多地方去偷窃。冷若冰说她偷窃时,事先将刀片含在嘴里,看到肥头大耳的富有的夹包男士,便挤过去,双唇夹紧刀片向前一抿便割开男士皮包,迅速将刀片压在齿间双唇将包内钱物夹出。男士说:“小姑娘走路老实些。”冷若冰则说对不起一走了之。冷若冰说毕竟嘴上功夫不如手上功夫厉害些,她有时使用小偷常用的偷窃技法,右手食指与中指夹住刀片划开皮包,无名指和小指夹出现金。但是害怕指纹留在受害者的包上,冷若冰就苦练嘴上功夫,她成为有名的“嘴里飞刀”。

冷若冰说做小偷的有四大类,按着偷窃行话讲,最高档次的小偷叫“飞天”,此类小偷专偷外国人而且只在飞机场进行偷窃;其次是在高档酒店专偷南方人的小偷叫“拿英”;再次是在车站(或火车上或公交车上)的小偷叫“上轮”,最低档次的小偷叫“拉猴子”。

冷若冰说她属于“拿英”这类小偷,专门偷外地人。她每次偷窃之前都根据目标所说的话判断他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如是本地人她绝不袭击,即使叫错了从而判断错了,袭击之后也要想法把所偷的钱送回去。冷若冰说她这类小偷从来不偷老头老太太的钱,因为老头老太太不容易,他们这类小偷也不偷医院,因为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圣地。

冷若冰说他们这行人偷窃也如同打猎一样,“明打狐子暗打狼”,每天有了猎品就不要不知足再去偷窃,再次“出猎”时再瞄准目标偷窃,否则不但会偷不着反而会露了马脚。正是因为不想再以偷窃为生,而且走出戒毒所后要好好做人,她愿意自曝自己是有名的“嘴里飞刀”和偷窃规矩。

长梦终有醒时,看到体弱多病的妈妈没人照顾,自己因吸毒而走了一条歪路她很是悔恨。冷若冰说:“李强死了不能复活,我也不能长久地麻醉自己,我要坚强起来,重新做人。”今年4月29日,冷若冰毅然走进呼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

冷若冰说她以前吸毒不但吸食“料面”,也吸食“三作轮”(一种精神类药品)。她吸完“料面”再吸“三作轮”就有飘的感觉。她这次走进戒毒所心情很复杂,也下了很大决心:“我们吸毒人不是不想戒毒,而是怕戒毒后承受不了毒瘾发作的痛苦。为了唯一的亲人妈妈,我愿戒毒,戒掉后不再做小偷,好好做人。”

走进戒毒所后,因为毒瘾发作,冷若冰七天七夜没吃饭只是趴在床上,浑身骨头都疼,有如万蚁钻骨,一点力量也没有,喝口水也都吐出来。七天七夜是难熬的,白天深身发冷即使穿上棉袄也冷得打哆嗦,黑夜浑身发热,即使只穿内衣也热得受不了。“如此难受,若不是贾队长慈善的心将我感化,我会自残。贾队长像亲妈一样待我,虽然吃了吐,但她依然让我吃。终于吃饭不吐了,身上也一天天地有劲了。现在我已完全脱毒了。”(记者注:贾队长是指呼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大队长)

冷若冰说:一日吸毒,终生戒毒,戒的是心瘾。她发誓今生今世再也不沾染毒品,毒品吞食的不仅仅是吸毒人的身体,还有吸毒人的灵魂、爱情、家庭和事业。毒品只能使人变坏不会变好,愿毒品从此远离她的世界。

记者眼前的冷若冰是个看上去单纯而又开朗的女孩,如果不是坐在戒毒所里接受采访,怎么也不能让人相信这些故事是真实地发生在她的身上,后经警方证实,这的确是真实的。与所有以前采访过的吸毒女不同,记者看不出毒品对于她造成的毒害在其身体上的伤害,主要是心灵。麻醉自己主要是为了怀念也是为解脱。她说:“吸毒,主要是一种心瘾,而戒毒也是在战胜自己的心。”

在管教干部心与心的交流中,冷若冰说自己正在走出阴影,从这个真实故事当中,记者很想让读者感悟到些什么,但临结束采访时,看到她转身回望时的一笑,记者心里却隐隐地痛。欣慰的是她这次戒毒是下了决心的,她说,半年以后我们再谈经历的时候,可能在一个咖啡厅里。(因涉及个人隐私,文中人名及具体地址都隐去)

本报讯(记者谢来)美国参议院19日通过决议,支持美国进出口银行向中国提供修建核电站的贷款,由此否决了众议院此前通过的一项反对贷款的修正案。

当天,美国参议院以62票支持、37票反对、1票弃权的结果,否决了众议院于6月28日通过的一项修正法案。该法案禁止美国进出口银行通过长期贷款或贷款担保的形式,为中国修建核电站提供贷款。

一贯支持中美能源合作的民主党参议员戴安·费恩斯坦此次投票反对众院修正案,她的新闻秘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费恩斯坦在19日的参议院辩论中列出了多个支持对华核电贷款的理由:美国应当尊重中国开发核能和新能源的选择,“不应对中国的能源选择指手画脚”;“如果修正案通过,将对中美合作引发更多矛盾,也将损害美国公司的利益,给法国和俄罗斯送上一份免费的礼物。”

此外,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参议员也表示:如果西屋公司竞标成功,宾州就能因此获得4000到5000个工作机会。

而反对对华核电贷款的共和党人汤姆·柯本则在投票前的辩论中称:“为美国技术的出口提供资助简直是疯狂的想法。”

由于在核电站贷款项目上的投票决定相反,参众两院的协调员将就此问题进行谈判,达成协议后拿出最终法案。参议院支持对华核电贷款对美国西屋电气公司来说是一个胜利。在布什政府的支持下,目前该公司正在竞标为中国核电站建设四个大型核反应堆的工程项目。美国进出口银行则在今年2月初步同意,为支持西屋电气公司的竞标提供50亿美元的贷款。

□本报记者(由珊珊特约撰稿郑崇生)7月16日晚7点多,马英九在他新台湾人基金会的办公室里,和大姐马以南拥抱了好久。一向在镜头前总维持良好形象的马英九,拿出手帕,拭去眼泪。

对马英九的性格为人,颇多描述都谈到他的洁癖,从生活到政治,号称“不粘锅”。也有评价说,洁癖让他缺少人脉和人缘。

马英九,中国国民党新任主席,究竟有着怎样的洁癖?其性格和作风,又能否帮他在台湾政坛游刃有余?

马英九爱惜自己的声誉,总是小心翼翼,不落任何话柄于外人。“求全、求稳、求美”,努力维持一切偶像派选手应该有的条件和风度,这是马英九的坚持。

在台北市长任期内,马英九做事一丝不苟。他给人签名时,“马英九”三字从第一人到最后一个人仿佛一个模子印出来。马英九重视细节,小到游泳池须画有刻度、工程标示必须使用汉、英双语这样的细节,他都特别在意。批改公文更是连标点符号都不放过,他退公文的频率外界很难想象,一位局处级首长就曾经有过呈文被马英九退13次的经历。

《中国时报》副总编辑夏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从去年“3·19”事件到现在,陈文茜多次在电视上公开批评马英九。但马英九不但没有记恨,反而时常给身体不好的陈文茜送去花篮表示慰问。这让人觉得马英九对人很好。

马英九竞选团智囊、国民党籍“立法委员”、前台北市政府新闻处处长吴育升告诉记者,每当面对批评,马英九总会回来说,不要把别人的批评当做恶意的,要接受并感谢。如果对方是恶意抨击,就立即澄清事实,不必恶言相向。

但王马的激烈竞选还使一再被强调的“君子之争”荡然无存。尤其是马英九第一波电视文宣中“国民党要真正与黑金划清界线”的谈话,被对手阵营发言人江岷钦形容为“贱踏同志,抬高自己”。

与众人对马英九有洁癖的认识不同,凤凰卫视首席评论员阮次山就批评马英九自私。“政治是一群人的行为思维组合,需要很多人在各方面互相帮助,互相归还人情。但是马英九只懂别人帮他,从不还人情。”他回忆说,《联合报》前总编辑王惕吾在世时,一直倾全报之力帮助马英九。马英九第一次竞选台北市长时,《联合报》也帮了大忙。“他竞选成功,人家给他举办庆功宴,他竟然迟迟不到。到了以后,面对一桌长辈,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

吴育升感慨,马英九手上那块表,还是二十多年前结婚的时候岳父送的礼物,就一直没换过,现在看上去已经很老旧了。他平时穿的皮鞋破了底都要送去补。“我们有时候还嘲笑他,连球鞋都送去补!”吴育升说。

吴育升还透露,马英九多年来坚持自己熨衣服,每日换的衬衫都亲手熨过。吃饭几乎一天两顿只吃盒饭,即使要出席应酬,也吃过盒饭才去。在应酬宴上,他几乎不吃东西。

夏珍说,在马英九看来国家大事才是自己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巴不得把每分钟都用上。她说:“马英九几乎没什么私人生活。他除了谈政治,看看书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爱好,不见他去听听音乐剧啊,做一些和工作无关的娱乐活动,也很少出入应酬场所。在他的生活里,给家人的时间都很少,几乎没什么朋友私下交往的空间。”

每天工作17个小时的马英九,还要阅读法律、历史、文化、国际方面的书籍,请教师教授法语和客家话。有时也写写毛笔字。他曾对着吴育升自嘲:“别人一天工作8个小时,一礼拜工作7天算辛苦;按8个小时算,我是一个礼拜工作8天!”尽管对外永远活力充沛、不知疲倦,但马英九只要坐上车,两分钟之内就会睡着。

马英九,因相貌帅气端正,颇为女性追捧。据报道,此次马英九以高票胜过王金平,女性选票正是其重要票源之一。

台湾媒体,颇有“狗仔”风格,喜爱追踪名人的绯闻轶事,即便政坛名人,也不被放过。

纵然魅力折服台湾女性,然而小报记者却从未搜寻到马英九的桃色新闻。据说,马英九当年在大学当老师时,一旦遇到女学生来请教问题,马英九总是大开门窗,让外人说不出一句闲话。

马英九在台湾政坛一惯标榜“人浊我清”,不仅与亲民党、新党的台面人物没情谊,与本党人士亦无“战友”之情。夏珍就回忆说,马英九不善交际,不搞政治派系。除了谈公事,他很少和其他台湾的政治人物论私交、请客吃饭或送礼。马英九第一次和负责报道国民党党部新闻的记者聚餐,劈头就说:“我这人是从来不请人吃饭的啊。”最后还是由记者联谊会出钱请了马英九吃饭。

马英九用人讲究学历,其竞选团队由清一色的博士、学者、教授组成。学院派筑起的那道墙,分隔了马英九与花花世界。台湾的年轻人更欢迎马英九,看重的就是他有别于传统政治风格,不拉帮结派,和其他台湾政治人物明显不同。尽管王金平显得更容易相处,性格也更随和,但如夏珍般的许多人,期待马英九能净化政治风气。

但这也使得他在国民党内不受高层干部欢迎。几乎所有有党政职务的人,都倾向王金平;而在党内政治冲突和利益冲突相对少的人,才支持马英九。夏珍说:“这不难理解,如果有人想承包一个工程,在马英九面前,一定很难开口求他。”

阮次山就批评马英九“把政坛当了修道院。”他说,“盗亦有道,马英九不懂。”

“没有突出兴趣爱好的人,除了跑步锻炼别的事都不会做的人,没有理想。”在阮次山看来,马英九毫无政治理想,所以他根本拿不出一套成体系的政治思路。“说他深受蒋经国影响,我看,蒋经国的政治手段比他高多了。马英九只喜欢作秀,以为自己形象好,做明星,就可以了。”阮次山认为马英九不准备辞去台北市长的职务,就造成了角色混乱。

马英九在竞选中提出“黑金”问题,不只惹恼了王金平,也令连战感到不快。投票当天,连战的票据说投给了王金平。马英九虽然获得大多数民众的支持,但一向强调伦理辈分的国民党,党国大佬以往对这位后辈关爱的眼神,却投给了王金平。胜选的马英九,得到的不是所有党员的祝福。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021qiangshe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